天喵

evanstan不逆不拆,是个只会白嫖的咸鱼(躺)
脑洞随便拿走写,记得告诉我一声。

《苦糖果》微小的读后感

    先表白一下写文的 @狗血味酸糖浆  大大,情节安排得恰到好处,双向暗恋超好吃!关于CE焦虑症和seb不安的心理描写都很细致到位。结局是双向结局,大大很良心地把两个结局都写出来了。至于选择则交给了读者,虽说是有限选择但无论怎样都是HE真是太好了。第二个结局看得哭。所谓的“正常”,到底是否“正常”,即使是本人大概也无法言尽。放开是否会有故事里幸福的重逢,不放又能否真正握住幸福,大概都是不可知的。毕竟,生活不是故事,然而又胜似故事。在我心里的“CE”和“Seb”会一直保持着对彼此的爱永远在一起。现实中我只希望他们各自幸福安好。
    感谢作者大大产出如此美味的粮,感谢《CA》系列所有导演和选角的工作人员,让他们能相遇,碰撞出许多火花,使我“泛滥”的爱意有处搁置。能遇见你们真是太好了。感谢。

项链终于到啦!这边也发一个repo给虫太! @百年老冰棍

一些瞎bb的观后感

《蝙蝠侠》诞生,黑暗骑士,归来,都看了。被贝尔蝙的美貌折服。管家侠不离不弃感动哭。小丑真的很厉害。跟小丑一比另外两部的反派都太菜了。rachel死的好怨啊妈的,不过也算是能和harvey dent 在一起了。猫女超好看呜呜呜呜!蝙蝙趴在摩托车上的那个美妙的pp,啊,人生圆满。希望看到更多超蝙这个姿势。
《猎神:冬日之战》Halsey的mv每次唱到one old man都会放海总的镜头23333333333真实笑死。是很普通的童话故事,传达了爱很美好的理念,我觉得其实依据这个设定可以讲挺多的,电影格局有点小,有点局限了。
《社交网络》气死,百分之30提到百分之42,股份稀释也就算了,为什么后来撤掉那么多!百分之0.3啊操!!真的,全程心疼加菲。爱德华多。不是他一直以来资助facebook,早就没了。
心情复杂。

呜呜呜贝尔蝙真的超——级可爱呜呜呜看他那个喵喵嘴!!!😭😭😭p6是管家侠嘲讽(不)蝙蝙,p8跟p9😭管家侠永远不会放弃蝙蝠侠😭我tm暴哭

试试

我的LOFTER APP登录首页

梦,也算是梗

我(女主)喜欢一个类似newt的男孩子,小雀斑那个newt,很可爱的男孩子,和别人讲话总是别开目光。newt很有名气,不如说很受欢迎,有许多追求者,男的女的都有。说是许多,好像算上女主也只有几个而已。女主很卑微地喜欢newt,很羞涩地去和他告白。没想到newt也喜欢女主,虽然是在女主直视他时别开目光但在女主羞涩地别开目光后又直直地看着女主。很意外很惊喜的感情。然而在他们要在一起(?)的时候newt的追求者们不乐意了,说要进行比赛,女主赢了才能和newt公开在一起。
于是出题,每一题的结果都能得到一个数字,最后这一串数字排起来就是newt的手机号。前两局我忘了,总之是斗智斗勇,有树啊花藤啊啥的。女主很幸运,newt也留了很多提示。第3局的时候是要从书中找一个汉字并读出来,那一页的页码就是结果。我已经忘了汉字是啥了,在翻了几页没找到后忽然想到之前女主得到的数字是10和9,于是女主猜测这次会是第8页,然后翻到第8页第一眼看到的是鱼字旁的字,然后才找到贝字旁的正确汉字并念了出来。比任何人都快。newt也冲女主赞许地点头。
第3局比赛结束后女主去找newt。此时newt站在一个门洞里,背光。女主问为何别人数字是13和9而自己是10和9,虽然凭10和9找到了第三局的8但是手机号码按理讲也是139开头才对。女主问newt如果输了怎么办,newt转过身面对女主温柔地笑“你不相信我吗?”
“不,我相信你”女主笑
“那么就继续下去吧。”
然后就醒了。
(懒得吐槽里面有多少不合理的地方了,只是感觉很奇妙。)

超凡蜘蛛侠2

一个毒唯粉丝心中偶像人设崩塌后转黑的故事

脸红什么的太可爱了啊啊啊!!////////
崽你要吃啥阿妈都给你呜呜呜(捂心口)

真的已经意识到他是个三十多岁的男人了,理了寸头,长出了白胡子,等到以后还会有许许多多的白头发。
他不再是那个风流倜傥的上城区夜店小王子,也不再是那个破灭梦想楚楚可怜的贵族,也没有那一头增添许多稚气的小卷毛,和那威风凛凛的铁手臂。
他们不是他,他们也是他。
他的生活繁忙而有趣,他做着他喜欢的事业,取得了令人称赞的成果。就算不依靠别人自己也能做得这么出色。
他那么努力那么好。
我会爱他到很老很老,到他走不动路,到他的墓碑爬满藤蔓,到他流转目光的那一端。
到世界的尽头。
I love Sebastian Stan forever.
#0813SebastianStan生日快乐#

【幻红】普通追星 05 (完结)

这个!超好看!

酥山:

*前文见Tag#普通追星




“所以你就告诉他了,”旺达的声音毫无波澜,“他马上就要给我打电话。”


“你应该这样想,”我说,“他本来要亲自去纽约,但经过我的劝说,他决定在此之前先给你打个电话。”


我听到我姐在电话那头焦灼地走来走去:“你觉得他生气吗?”


我违心地回答:“呃,还好吧。”


时间倒退到两小时前;我爹放在我肩上的手只要一个用力,就能把快银此人从此消灭在茫茫宇宙之中。我审时度势,立马将一切和盘托出,只省略了旺达床上的那个人形抱枕,希望能给我姐争取点生存空间。


我爹沉默了,而他沉默的时候一向在酝酿狂风暴雨。


“摇滚明星?”良久,我爹终于开口。


“是非常优秀的新时代的偶像!”我怎么也想不到我也有为幻视说话的这一天,“家有万亩豪宅,心怀大江大海,Ins上还有千万粉丝,最重要的是有能力,有梦想,有——”


“打住,”我爹说,“你说他和你姐才认识几天?”


“第一天,上帝创造世界时说——要有光。在随后的几天内,平地隆起山峦,滴水聚成湖泊,草木葱茏,牲畜兴旺——”


“几天?”


我爹真的很心急。


“八天,”我说,“第八天,亚当和夏娃——”


我爹转头就走,我飞速窜过去把房门上锁,钥匙丢到窗外去。


我爹一伸手,钥匙飞了回来。


原来是把铜钥匙。我决定以后拥抱塑料社会。


“停一停,”我姐突然打断我的回忆,声音惊恐,“他有没有去我的房间?”


“没有,”我安慰她,“但是为了以防万一,我已经把你的抱枕扔掉了,手办也全都送给了斯科特。反正你现在也不需要了。”


我姐沉默良久,说:“那真是谢谢你了。”


她确实应该感谢我。直面我爹仿佛直面深渊;我怎么也想不通,明明是我姐在和摇滚明星谈恋爱,为何我要替她在第一线承受伤害。


我爹也想不通:


“你难道什么也没做?你没有阻止你姐?你没有在那人出言不逊后的第一秒把他打得半身不遂?”


我痛哭流涕:“是我能力不够。”


我爹犹不解气:“养你不如养块叉烧。”


“但是另一块叉烧——”


“我明天就去纽约。”


晴天霹雳。我仿佛听见我姐活吃我的声音。和我爹斗智的过程已经变成了我生活经验的一部分,如果日后有人想从我的童年开始挖掘我光辉伟大的一生,那么他必会写到我爹和他的教育方式;而在写作过程中,他必会流上百次眼泪,为这英雄不幸的家庭,和在其中闪耀的原始智慧:以己之长,攻彼之短。


“所以事情是这样的,”我姐平静地说,“你不仅告诉了咱爹,还告诉了教授。”


我说:“不然你在下一秒就会见到全副武装的万磁王。”


我姐权衡利弊,叹了口气:“好吧。”


挂上和我姐的通话后,我转头问我爹:“怎么样?”


我爹说:“定位成功。已经接上了复仇者乐队的内线。”


他在说出这个乐队名称时仿佛已经把每个成员都殴打了一遍。十分钟之前,我爹从我行李里翻出了贾维斯的名片。如果这位乐队经纪人没有骚包地用烫金装饰,那么这一过程可能会更漫长一点。


 在我的强烈要求下,我爹打开了免提。 


“你好。”


“您好,”贾维斯的声音传来,我嫉妒他此时的一无所知,“请问您是?”


“我是旺达的父亲,”我爹颇具威严地说,“让那个混蛋来接电话。”


对面沉默了一瞬,然后一片兵荒马乱。几个声音来来回回,我在一片嘈杂中勉强分辨出那个小胡子主唱的声音:


“……要找幻视?不行,不行,起码现在不行。就说他不在;就说他去——呃,你随便编一个理由。就说他去超市了。”


“去超市?”另一个声音讥讽道,“你还不如说他正在街头卖唱,这样他会更快被认出来。”


“让你弟弟闭嘴,索尔,”小胡子主唱的声音远了点,“……幻视?你怎么来了?”


我观察我爹脸色,意识到纽约之行不可避免。


“闭嘴。听我说,”我爹开口,对面安静了,“我让旺达去听演唱会,而不是让她被你们中的一个人骗走。我听说你们只认识了八天——”


我觉得我很有必要发言:“可是,爸,八天已经很长了,难道非得像你们那时——”


五秒钟后,我学会了闭嘴,永远地。


我爹俨然化身和人贩子谈判的霸道家长:没有赎金,只提供暴打。在将孩子毫发无损地送回的基本要求下,还要让人贩子乖乖跪下接受他的惩罚;我爹显然没有想过人贩子恼羞成怒,和我姐立马走完法律程序的可能。


对面有人在小声争执。小胡子很激烈地在说些什么,但另外几个声音明显持有反对意见。最后贾维斯退下了,幻视接起了电话:


“您好,我是幻视。” 


我爹一开头就非常冷酷无情:“我不好。因此在你和我女儿分手之后,你会在医院待——”


我不忍再听,余光看到教授从门外经过,连忙对他招手。教授探头望见了我嘴上贴着的一枚硬币,怜悯地叹了口气。救星终于姗姗来迟,他拍了拍我爹,示意他把话筒递过来。


“你好,”教授一接过电话就关掉了免提,我和我爹俱敢怒不敢言,“我是查尔斯。是。她提起过我?那我就不再自我介绍了。很棒的乐队,我喜欢金属摇滚——金属摇滚的一部分。没错。我很抱歉,但你要理解一个父亲。”


我爹皱眉:“不要和他废话。”


教授安抚地冲我爹眨眨眼,转头继续慢条斯理地说:“我能理解你们的感情,也愿意相信那是真的。但是——”


他停顿了一会,像在历史课上抛出问题一样充满耐心,“在那种情形下,是否无论由谁说出那句话,你都会信以为真,并像现在这样去爱她?”


两分钟后,教授放下电话。


我感受着我嘴唇上冰凉的硬币。如果说家庭教育能塑造孩子的性格,那么我无疑是个感人肺腑的反例。我爹,也许加上我姐,都习惯了少说多打的教育方式,但教授和他们不一样。我有时想,也许有些人生来便深谙语言的艺术,说不定在发出第一声啼哭时就带出了字母歌的旋律;教授是其中的佼佼者,也许他哭出了和声。


如果凯普莱特或者蒙太古家族中有人如此能言善辩,擅长煽风点火,那么朱丽叶在第二天就打包嫁给提伯尔了。如果再出一个我爹这样的人物,那么朱丽叶可能一辈子也嫁不出去。这个论点的证明十分强有力:我姐在第二天就被我爹押回来了。


我本以为我姐会是一副颓然的精神面貌,但她表情正常,言语之间也没有任何失恋的迹象。我好奇得抓心挠肝,忍不住就去扒开她的伤口:


“幻视说什么了?你们怎么分手的?”


“分手?”我姐惊奇地反问,“为什么我们要分手?”


我花容失色:“什么?!你们居然不会分手?”


五分钟后,我姐和蔼地问我:


“还能好好说话吗?”


我冷静地点头。


“你怎么和他说的?”


“我说我要回家一趟,可能要待两三天。”


“他相信了?”


我随即意识到这个问题很多余。幻视简直无条件信任别人——我从认识他的第一天就知道这点了。


“他相信了,”我姐说,“我发现隐瞒他让我很有负罪感。”


“你隐瞒了什么?”


“教授问的那个问题,”我姐说,“我想过他会如何回答,但我觉得那并不重要。这只是一个假设,因此无论他的答案是什么,我都不会难过。”


“拉倒吧,”我说,“如果你真的那么宽宏大量,那你为什么要回来呢?”


我盘腿坐在她床上。这不禁让我想到很久很久以前,我和旺达经常这样面对面玩弱智的过家家游戏。我不仅是她的弟弟,还要扮演她的哥哥,她的儿子,她的父亲,她的学生,她的长官,或者她邻居家的狗。因此我能够放心大胆地说,我是世界上最了解旺达的人,甚至比她自己还要了解——毕竟我已经从很多个人类能想象到的角度观察过她。


伪装被我一朝戳破,我姐自暴自弃地往后倒进由枕头和羽绒被组成的小山里。


“也许你是对的,老弟,”她望着天花板出神,“幻视不会说谎。其实这问题用很多甜蜜的谎言搪塞过去,但他不会这样做。我知道他会怎样回答,也许,可能,真实的答案会很伤人。”


“但你总会知道的。教授想和你谈谈。”


“没错。但我得做好准备。”她试图开个玩笑,“如果你没丢掉我的抱枕,可能这个过程会短一点。”


“恐怕没时间给你准备了,”我看向窗外,我姐闭着眼,因此她并没有看到,“但我感觉——”


我们匆匆跑下楼的时候,我爹和教授还在睡梦中。幻视在我姐离开一天半后才赶来,我不禁挑剔地认为这反应速度太慢了。他是一个人来的,因为要躲避狗仔,所以全身上下裹得严严实实,脸上还带着口罩。我姐奔进他怀里,当他们接吻时,我幻想过把他的口罩变成一副中世纪口枷,带倒刺的那种。


“我有话要对你说。”等他们终于意识到我的存在,有些尴尬地分开时,幻视取下墨镜对我姐说。我发现当他的蓝眼睛专注地看过来时,很难不去相信他说的每一句话。


“去我的房间,”我姐当机立断,“我爸好像在往这边走。”


在我姐无声的威胁下,我只好留在原地应付我爹。在那漫长的五分钟内,我严肃思考我爹到底在这场闹剧中扮演了怎样的角色。伸手不见五指的夜晚,私奔到月球的情侣,连台词都让我爹显得颇像最终反派——内心阴暗,十恶不赦,每天无事可做,只热衷于拆散看不顺眼的配对。


“深夜去旺达房间?他想做什么?”


我顶着我爹的热视线回答:


“纯……纯聊天。”


“你去看着。”


不公体现在我家的角角落落,我差点就要泪洒当场:


“难道我听我姐谈情说爱还不够多吗?”


“快去,”我爹不容拒绝地说,“我在客厅等你的消息。”


于是我新的压迫者就这样大摇大摆地去客厅坐下了,仿佛彻底忘记前几天他在同样的地方说过旺达已经成年了这种话。我不得不再次来到我姐房间;天色将亮,我一边打呵欠一边在门缝间继续我的特工生涯。


我的速度一向很快;时间刚刚好。


我没有错过那个最关键的答案。


在此之前,我希望我姐能得到最好的,我知道她值得。但我想,也许最好的标准只能由我姐来划定;无需比较,不用犹豫,其实意识到那个人就是最好的只在一瞬之间。


“我不能确定,”幻视的声音从房内传来,很轻、很慢,仿佛每一个音节都让他心头发软,“因为我不知道说出那句话的人是不是你。”


初夏的日出已经拉开序幕。一线光首先登场,随后是百鸟齐鸣,一片欢声。泽维尔学院还沉浸在昨日的甜美梦境里,浑然不觉崭新的太阳已经升起。我回到客厅,接过我爹递来的果汁一饮而尽。


我爹满怀期待地问我:


“怎么样?分了吗?”


我回答:“没有。”


我爹心态很好:“今天不行,还有明天。”


而明天已经近在眼前;楼上传来窸窸窣窣的声响,早起的学生已经开始穿衣洗漱。夜晚的冰凉已经散去,温度逐渐上升,令人浑身温暖,微微发热。也许是从今天开始,也许在我们村通网那天就初现端倪——泽维尔学院已经天地倒转,礼崩乐坏。


“等不到那一天了,爸,”我看上去一定十分严肃,十分深沉,因为我马上就要说出一句让我爹发疯的话,“我姐在和他生孩子。”